17 2017-08

转行当体育老师:一个广州语文老师的足球梦

做了18年小学语文老师的周国波没有想到,人生路径会在39岁起发生改变。



2015年,校园足球成为国家战略,足球正式进入各地小学。2016年,在广州番禺洛溪新城小学(以下简称“洛小”)这个没有正式足球场的小学里,足球队从无到有,唯一的教练,就是“已转行的”语文老师周国波。


就在这一年,在周国波带领下,30多名课余时间在水泥地上练习的足球小将,参加了有“青少年世界杯”之称、曾培养出伊布拉希莫维奇的哥德杯。7月,周国波又带了一名队员去斯洛伐克参加比赛,连意甲那不勒斯队队长哈姆西克都前去捧场。


为何一个语文老师要转行做体育老师,并能在两年内闯出名堂?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时,周国波讲述了他的中国足球梦。


2年前,在小学当了18年语文老师的周国波转行做体育老师,在同一间小学教足球,理由是热爱。年过40的周国波热爱足球,他来自知名的足球之乡——梅州。踢球、看球、追球,伴随着他所有的求学与工作时间。

 

“人生的好运气都用光了”


周国波的电脑桌面是郑智,电脑里,他把广州恒大的每一场比赛日期、场次、照片都记录得清清楚楚。


作为广州恒大的铁杆粉丝,周国波老师不仅有恒大的年卡,他还多买了两张年卡,作为课堂奖励,让家长们抽签,轮流带学生去天河体育场,感受广州炽热的足球氛围。


然而,周国波人生印象最深的一场球赛,并非豪门球队与天皇巨星。去年11月25日,广州已入冬,寒冷的冬雨下到队员在球场上看不清人,洛小的小队员们却为了一场冠军争夺赛,在雨中奔跑着。随着冷雨越下越大,在场围观的家长们哭了,前来助威的校长感动了,周国波自己的嗓子也喊哑了。


那场比赛胜利后,周国波甚至开玩笑地说,自己转行2年,球队如此一帆风顺,是把“人生的好运气都用光了”。


周国波和孩子们的热情也感染到了家长们。家长乐意凑钱租借场地,自费买水,乐意在暑假里不停歇地按时接送小孩,回学校接受训练,甚至后来到全国踢比赛,也有家长愿意自费陪伴,他们感叹周国波一个人带一支学生军参赛实在太难。


“家长们不热爱也变得热爱了。”周国波笑说。


感恩热爱运动的校长


如今,周国波带的小学足球队已经是广州番禺北区的冠军,去年还前往沈阳,参加了有“青少年世界杯”之称的哥德杯。学生们拿完奖后,他们一起出去唱K庆祝,而他发在朋友圈的一个感想,竟获得了整整97个赞。


相比起体育,语文一直是更受家长重视的学科,从语文课跳到体育课,周国波倒是云淡风轻:“有舍就有得嘛。”


当问及家人,尤其同为教师的太太对转行的态度时,周国波老师嘿嘿一笑:“她还是支持的,不支持也没办法嘛。”


不过,周国波老师也有愧疚的地方:花了太多时间在足球训练上,陪伴家人的时间便少了。特别是当上体育老师后的寒暑假,因为球队要训练,他没法像之前一样,领着儿子全国旅游。


一路走来尽管辛苦,周国波却乐在其中,他将球队的成就归功于“所有人的帮忙”以及“运气”,他感恩学校有一位热爱运动的好校长。


和国外球队交流战术

作为一名新科小学足球教练,周国波是个“拼命三郎”。从当体育老师开始,他的皮肤就越来越黑,不止平时上课,暑假里他也在忙,忙着球队训练、比赛,以及自我提升的教练课程。


今年暑假,只要在广州不参加比赛,在酷热的天气下,这支足球队每天都会在洛小训练两次,早上从7点半到10点,傍晚从5点开始。迄今为止,周国波已经带领球队跟日本、德国和来自非洲国家的小学球队展开友谊赛。


周国波认为,参加这些友谊赛很有意义。因为这不仅方便了学生们的技术交流,也让他看到了更多练习足球的机会,看到他们与国外球队在临场指挥和训练模式等方面的差距,对自己的足球教练工作也带来了启迪。


坏了规矩就要被“停球”


对学生来讲,周国波不是那种只会板脸、要求苦练的老师;在家长眼里,周国波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好老师。


平日里,他时不时还会买《足球周刊》或手绘卡片作为给学生的礼物,踢球的学生毕业了,他还会为他们和家长一起办“欢送仪式”。


周国波说,他现在不仅和学生共看体育杂志,一起讨论球星,甚至还会组队现场观看广州富力和广州恒大的比赛。不过,他有意避免和学生讨论网络游戏,因为“怕他们过度沉迷,花光流量,也打掉了精力”。


在周国波的校队里,他还定了个规矩,只要有语、数、英三科老师投诉队员,这个队员就要被暂停足球训练一星期。为此,周国波还偶尔会被其他老师开玩笑。


“和以前做班主任有关系,只要学生达不到主课老师的要求,手再痒,脚再痒,也得暂停踢球。”有时,学生会知错哀求周国波,表示每天按时完成作业以求“赦免”。


但周国波还是铁面无私地拒绝:“不行,我和你班主任约好了一星期,文化课不能丢。”


“踢球的男人很man。”周国波说,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做个“360度无死角”的man,做个真正的男子汉。



作者:王丹阳 实习生欧阳伊婷

来源:广州日报


编辑:杨怡

Comments


共有0条评论
发表评论